金乡一位村干部说,当地过去生儿子传宗接代的观念很深厚。现在,尤其是80后这一代,男青年比女青年人数多出不少。

在杨万斌的记忆里,上个世纪90年代初,只有四个护林员,守护着32万亩的林场,平均每人负责8万亩。当时,没有现在这般明亮宽敞的保护站,也没有电,只有一间土胚房,夜晚点上煤油灯,架上炉子,生火做饭。近年来,新增加了十几个护林员,现在每人管护三万多亩。